网站公告:

x

人人剧评 《权力的游戏》:永别了,瓦里斯大人

阅读数:19228 射手座恶魔   认证评论员   2019-05-14   | 收藏
无妻、无财、无子,瓦里斯和姚广孝都走完了他们丰富而壮阔的一生

瓦里斯大人一向都是维斯特洛大陆上权谋高手的前三。



在提利昂智谋下降,小指头下线之后,这硕果仅存的权谋家,在两季的默默无闻之后,在第八季,他终于开始有所动作了。

在他苦心经营,支持了坦格利安家的丹妮莉丝好几年之后,就因为得知琼恩才是铁王座的第一顺位继承人,他认为琼恩:男性、宽厚、仁慈,不会疯,所以比起丹妮来说,啥都不懂的琼恩是更合适的继承人。

但龙女王的疯狂,也是活活被手下的智囊给逼疯的。

瓦里斯的下场,在上一季红袍女梅丽珊卓早有预言,他将死在维斯特洛,当时他面带有惊恐之色。

所以,在船舱中,他开始和提利昂商议准备支持琼恩的时候,大家都知道,瓦里斯大人第五集就要领盒饭了。

所以,瓦里斯大人的结局,我们并不意外。

在第七季中,龙妈曾经说过,如果我做错了,希望你能够谏言,但如果你背叛了我,那么我将烧死你。



这集,我们看到了出言必行的龙妈。

那么,瓦利斯到底想要的是什么呢?

真的如他所说,他是为了人民考虑的吗?

真的如广大剧迷所戏称的那样:他是一个高尚的人,是一个纯粹的人,一个脱离了低级趣味的人?

在某种程度上,他还真是。

他并不想坐上铁王座,也无意于去争夺那最高的权力。

在第一季中,当我们还被风度翩翩、温文尔雅的小指头所迷惑的时候,尤其看到小指头提醒奈德他身边都是各路人马派来的奸细,对猫姨又贴心又痴情,差点就被他的外表骗了。即使他身为财政大臣,又开着妓院,我们也没想太多,反到觉得这种赤祼祼对金钱的爱慕还挺真实。



甚至戏称他为改善君临人民娱乐生活而操碎了心。

即使他有欲望,有野心,那也是没有根基又不愿意服从命运的聪明人的上进之路。

但只有瓦里斯大人,一语就点破了小指头的阴狠、毒辣和极端残忍。

他对小指头说,听说你的妓院能满足客人的任何需求?

小指头答:那是当然。如果你喜欢小男孩,我可以给你安排。

瓦利斯反问小指头:听说有的贵族有很多奇特而残忍的嗜好,在你那里也都被满足了。

有的人是暮残者,有的人是恋童癖,而我听说,有的人喜欢的是新鲜、漂亮的女尸,这种难度高的要求,你也能满足吗?

小指头笑而不语。

那一刻,我真是心惊。

此后再看小指头温柔的和珊莎说话,我都背上一凉。



瓦利斯大人并不爱财。

如果是为了财富,那么他大可以留在狭海对岸,象潘托斯的总督那样,自由自在又富得流油。

当伊里斯的情报总管,来到维斯特洛,这活儿并不好干。

只能说,瓦里斯有着做大事的雄心。

他渴望遇到一位贤明的君主,全力辅佐他成就一个盛世。

只可惜,他遇到伊里斯时,这位国王已经疯魔。

即使疯王做了那么多疯狂残忍的事,瓦里斯对其还是忠心耿耿的。在泰温大军开到城下时,他仍然苦苦劝伊里斯不要打开城门,而疯王却听信了派席尔的鬼话,说泰温是王家最可信的盟友,打开了城门。

后来发生的事,我们都知道了。

劳勃娶了泰温的女儿瑟曦,他和派席尔仍然留在劳勃身边,老艾林担任首相,泰温回了凯岩。

劳勃即位之后纵情声色,虽有琼恩艾林为他苦苦支撑,但瓦里斯大人已经看出劳勃长久不了,并不是一位合格的明君。

于是,在狭海那边,他开始暗中保护着伊里斯的一对儿女。劳勃对国事不上心,但对坦格利安家的遗孤可是非常的上心,誓要斩草除根。只是每一次,都在暗杀的人到来之前,韦赛里斯和丹妮莉丝总能提前一步被转移。





甚至后来,丹妮和她的哥哥一直就住在瓦里斯的发小---潘托斯总督伊里底欧家中。

可以说,丹妮莉丝的崛起是瓦里斯一手苦心经营的成果。

三颗龙蛋、乔拉都是通过伊里底欧之手送到丹妮莉丝身边的。

和马王的联姻也是伊里底欧从中说合的,这显然是瓦利斯和伊里底欧共同商议过后的结果。



可见用心良苦。

丹妮和韦赛里斯哪个是更合适的人选,瓦利斯也在暗中观察。

甚至后来,瓦里斯在乔佛里面前只不过用了三言两语,就让乔佛里一气之下罢免了赛尔弥的御林铁卫一职,做为几朝元老的赛尔弥忠心耿耿,却被如此扫地出门,最后,赛尔弥渡过狭海,投奔了当时还羽翼未丰的丹妮莉丝,成为她忠心耿耿的护卫。

瓦里斯救过奈德,救过提利昂,他愿意去拯救在权力漩涡中心怀良善之人。

但一旦在强权面前,有可能会殃及自己,他会选择先保存实力,再暗中想办法。

在第四季中,他救了提利昂,当红堡的钟声响起,他马上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事,一点不犹豫的坐上了开往潘托斯的船,维斯特洛已经陷入乱局,没什么可留恋的。所以,小恶魔在心灰意冷,生无可恋之时,瓦利斯陪在他身边,给他指出了“一个更为值得奋斗的方向和理由。”

在丹妮已经控制不住弥林的局面时,因为有了瓦里斯和提利昂,丹妮才能稳定了局面。而瓦里斯又只身前往多恩,为他的女王争取到了高庭和多恩两个强大的盟友,一切都是为了丹妮莉丝夺回铁王座而铺路。

瓦里斯到底想要什么?这句话不止一个人问过,奈德史塔克问过,提利昂也问过。

“当我看到欲望对人的影响之后,我决定还是不要为好。”瓦里斯的回答。

没有了欲望,也就没有了被对手抓住的弱点。对于小指头,瓦里斯这样评价:他的野心掩饰的并不如他以为的那么好。

瓦里斯对权力的理解比很多人都要深刻。

他对奈德史塔克说:大人,从您放弃铁王座那一刻起,就注定了会有这一天。

他无妻、无财、无子。

没有家庭的牵绊,也就没有了弱点。

瓦里斯一直在等待,期望可以遇到一位贤明的国王,可以让他施展所有的才华,打造一个太平盛世,平民都安居乐业,少一些战乱、饥饿和死亡。

瓦里斯辅佐过疯王,劳勃,乔佛里,一个疯子,一个酒鬼,一个任性的孩子,对于丹妮,他曾不止一次怀疑过有朝一日,她会不会象她的父亲那样。

以权谋家瓦里斯大人的行事风格,他不会把所有的赌注都放在坦格里安家族身上,尤其是坦格里安家族这种就象硬币两面一样,不是明君,就是疯子,他更不会把苦心经营孤注一掷。



我更愿意去相信,就象他当年在潘托斯布下了丹妮兄妹这颗棋子一样,当年劳勃那些黑头发的私生子被屠杀尽之前,他早已将一些孩子送到了不知名的地方。

他早已打算好了,如果未来有一天,龙女王的所做作为象她的父亲疯王一样,影响了七国的稳定和平衡,那么在某个不知名的地方,会有另一个拜拉席恩家族的孩子会重新崛起,复仇,复国,来拿回曾属于他们的一切。

可现在,有一个更好的人选出现了,还正好是他所忠于的坦格利安家族的。




但为了琼恩这个所谓的理想人选,在大敌当前的情况下,就急吼吼的明着要叛变,甚至不顾自身的安危,这显然不是瓦里斯大人的行事作风。

他是那种谋定而后动的典型,他会选择一种代价最小的方法,但绝不会让自己送了命,那么这游戏也就玩不下去了。

甚至于编剧还在剧中留下了线索,点明瓦里斯的故乡是里斯,那个著名的善于用毒的地方。镜头还特意扫过了瓦里斯留下的戒指,同时又让我们知道了,他暗中留下的那个小女孩是每天负责给丹妮送饭的。

里斯之泪在第一季就被用过了,既然龙女王已经知道了他的叛变,那么小女孩也很难得手。

瓦里斯就算要背叛,也不会表现得这么蠢。

然而,编剧为大,我们还能说什么呢?前四季所立的人设,到了这一季,基本都崩坏了,所言所行和最初的行事风格都差了十万八千里。

那么历史上有没有象瓦里斯一样的人物呢?

他使我想起了中国历史上一个和他很相似,甚至镜像的人物----明朝的道衍和尚姚广孝。



两人都无妻、无财、无子。

都为辅佐明君上位而倾尽心力,而两人都无意于权力,只是喜欢做这件事而已。

姚广孝是位僧人,他全力辅佐燕王朱棣上位,白天上朝,晚上回到寺庙,换上僧袍。

皇上赏赐的钱财,他全都分散给乡里,自己分文不留。

是他一再告诉朱棣,王座上坐的那个少年天子,身边的三位老师都是只懂空谈而不切实务的儒生,大明王朝如果任由一位文弱人君统治,由那些完全不懂实务的儒生制定规则来治理国家,那么国家将很快陷入分裂,而周围虎视眈眈的北方部落更会趁机蚕食大明疆土。

所以,在三个儿子被作为人质,自己装疯卖傻几年以后,燕王发起了靖难之役。过程当然是艰难的,曾经燕王也曾动摇过,而道衍和尚则始终为燕王坚定信念,天道所至,不可逆。臣只知天道,不管民心。

你要相信大势,书生治理国家太过于理想化了,他们不曾披过战甲,上过战场,不明白大明王朝庞大的权力机构是如何一层层运行的,他们所提出的那些主张,那些治国方略,只会将大明拖入混乱。

甚至在最难的时候,1399年十月,朱棣袭取大宁(今内蒙古宁城),南军主帅李景隆趁机围攻北平。道衍和尚亲自主持守城,和燕王的儿子朱高炽一起,守住了北平,与随后赶来支援的朱棣大军一起里外夹击,击退了南军。

靖难三年,南京屠城。

北平出征之前,道衍和尚跪求燕王朱棣,请他答应一定要放过一人,这人就是方孝儒。

和尚说,攻下南京之时,方孝儒一定不会在跪拜的人群之中,请一定不要杀了他。如果杀了方孝儒,天下读书种子绝矣。

但事与愿违,朱棣虽然放下身段,好意对待方孝儒,请他起草朱棣的即位诏书,但这位兄台宁死不从,边哭边骂。

朱棣暴怒,下令将方孝儒车裂于闹市,不仅诛方孝儒的九族,甚至他的朋友、门生也不放过。

不知道衍和尚得知朱棣令人发指之暴行时,他心中在想些什么?

朱棣虽多疑残暴,但却对道衍和尚两人一直保持着长达几十年的平等、互相信任的关系。并且朱棣将自己的长子、长孙都交由道衍和尚悉心教导。

是非功过任凭说,虽然有屠城、灭人十族之累累恶行,但确实帮助朱棣打造了一个强有力的集权中心,维持了大明王朝二百余年的稳定和繁荣。

在姚广孝的晚年,他主持铸造了永乐大钟,也许作为佛门中人,他更希望用钟声去抚慰那些曾经在战争与暴行中不安的亡灵。

他终归是实现了自己的想法,遇上了一位雄心勃勃的君王,一起做了一件保后世200年太平的大事,并且做成了。

雄心勃勃的君王,自然不会象听话的绵羊一样任人揉搓。

这样的道理,怀有同样雄心的瓦里斯一样会明白。

琼恩和丹妮莉丝,谁更适合做一位君王,显而易见,琼恩并不是那个合适的人选。



无论最终结果如何,瓦里斯和姚广孝都走完了他们丰富而壮阔的一生。

他们并不为财富、权势而来,只为心中夙愿。


个人公众号:射手座恶魔


关联影片

《《权力的游戏》:永别了,瓦里斯大人》的相關討論

发表
评论